对于巴列卡诺和巴萨来说,本轮比赛不是争夺3分这样简明的主题,这还与他们各自的教练席有着紧密的联系。6场比赛中仅有1分进账令巴列卡诺在积分榜上呈自由落体式的下降。另一边的巴萨也处在一个多事之秋,3场比赛1平2负对于一个豪门来说足以引起球迷的不满,尤其是主场与皇马互交了白卷之后,主席加斯帕特和教练范加尔被当地媒体和球迷会指责为“说多做少”。《每日体育》在赛前称本场比赛是“胜利或是死亡”的一役。

两周前诺坎普的一幕现在成为巴萨的心病,因为西甲中最为暴力的皇马激进球迷组织ULTRASUR已经扬言报复。

为此,巴萨方面采取了相应的对策,除了事先要求马德里市政府在机场增派警力外,还特别临时更换了酒店,以避免当地球迷,主要是皇马球迷的骚扰。无论是对阵皇马、马竞或是巴列卡诺,巴萨在马德里一直有自己固定的酒店——地处于市中心哥伦布广场的Hesperia酒店,然而由于位置接近伯纳乌,这里也是皇马球迷的“势力范围”,而上周五当天的确已经有不少球迷在那里等候着大巴的到来,只是不少人戴着白色的围巾。虽然巴萨的执行委员安东“乐观”地称“估计那里有很多想要球员签字的球迷”,但他们最终在南部的VIllaMagna酒店落脚,对于媒体记者的询问,巴萨则以“范加尔和球员需要休息”为理由。

巴塞罗那媒体一直在关注着酒店的情况,以“目前一切正常”向球迷们报着平安。不过当晚,“滚到街上去!”的骂声在酒店周围却越来越浓烈。

克鲁伊维特、萨维奥拉和里克尔梅的首发已经显示了范加尔的用心,主队巴列卡诺也将状态不济的“青年军”佩拉贡搁置在替补席上,重新以博利奇和博洛担纲锋线,只是费尔南多因两轮前的处罚在看台上“遥控”助教。

双方球员在拘谨中揭开了比赛的帷幕,以争夺中场为开局中,失球和犯规占据了很大的比例。34分钟时,巴萨得到了本场比赛中最好的机会,防反后的克鲁伊维特单刀直入,但在晃门将时分球过大而错失了面对空门,最后在没有角度的情况下将球射在边网上,他对进球的渴望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。随后至下半时开始,巴萨似乎找到了一些感觉,但是时间和运气在一点点地远离他们。64分钟时,中场得球的博洛头球妙传给突入禁区的阿兹科蒂亚,后者以左脚抽射,皮球穿过博纳诺的小门后进入大门,此时看台上欢呼的球迷会让人觉得他们刚刚得到了联赛冠军。此后,球场内的气氛一度有些紧张,对于客队的多次犯规,不满的巴列卡诺球迷开始向场内投掷饮料瓶,普约尔险些被击中,巴萨球迷则在看台上点起烟火示威,但事态最终没有扩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